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超100万 死亡病例逾5万例


尽管如此,缺乏配套措施的封闭令却为印度社会带来了疫情之外的次生灾难。据《卫报》报道,印度有着数以万计的外出务工人员。封闭令使他们无以谋生,决定返回家乡。

另据半岛电视台报道,印度反对党国大党领导人拉胡尔·甘地在社交媒体上也批评政府没有就劳工返乡做出应急预案。

据CNN报道,印度近几日的混乱情况表明,对生活在城市贫民窟的7400万印度人而言,“社会隔离”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在贫民窟中,过道狭窄,摩肩擦踵。许多家户不得不共享一个厕所。

贫民窟居民无法保持社会隔离的另一大原因是他们需要工作。BBC报道援引国际劳工组织(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)数据显示,印度至少有90%的劳动力是在非正规部门工作,包括保安员、清洁工、人力车夫、街头小贩、垃圾收集者和家庭帮佣。大多数人没有退休金,病假,带薪假或任何保险。许多人没有银行帐户,依靠现金收入来满足日常需求。

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3月30日报道则称,保持“社会隔离”是中产阶级的特权,对印度的贫民窟居民而言,这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印度作为一个人口达13.4亿的国家,疫情自然受世界关注。据《今日印度》4月1日报道,截至当日,印度已累计确诊1998例新冠肺炎病例,其中至少58人死亡。

对比起英、德、西班牙等国至少占GDP 20%的经济刺激计划,印度的刺激计划只占其GDP不到1%。据“美国之音”(VOA)报道,经济学家阿伦·库玛对刺激计划表示欢迎,但认为从印度穷人遭受损失的规模来看,这可能还不够。

截至28日晚,以色列累计确诊病例达3619例,其中死亡12例,治愈89例。

另据英国《卫报》3月30日报道,封闭令对印度数以百万计的外出务工人员来说是一场灾难。这些外出务工人员多数领取日薪,处于“无工无食”的状态。除了恐慌、拥挤与无助,有的人甚至为封闭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截至3月30日,已有20多名外出务工人员在回家路上因遭遇意外或身体不适而死亡。

“饥饿会在新冠病毒之前杀死我们”